某某酒店有限公司欢迎您!

有人撤退有人盈利 汽车分时租赁洗牌潮还没完

时间:2019-11-21 10:19

  陷入“押金风波”的不仅是共享单车,共享汽车领域也未能幸免。今年10月,有广州市民发现汽车分时租赁平台“盼达用车”在广州已无车可用,并无法退还押金。而几乎同时,另一汽车分时租赁平台Gofun却宣称,在40个自营城市中半数以上已盈利。两相对照,让汽车分时租赁再次引发关注。羊城晚报记者注意到,汽车分时租赁与共享单车发展路径类似,初期头部企业集中,但随着资本退潮,行业开始分化,掀起“洗牌潮”。因重资产的运营模式,分时租赁或需探索新的盈利出路。

  共享出行曾是共享经济中最受宠的领域。国家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2018年,生活服务、生产能力、交通出行三个领域共享经济的交易规模位居前三,分别为15894亿元、8236亿元和2478 亿元。2015年-2018年,出行的共享新业态对整个行业增长的拉动作用为每年1.6个百分点。

  除了发展相对成熟的网约车,基于互联网和移动设备,以小时(分钟)或里程数计费,随取随用的自助式汽车分时租赁,逐渐成为共享汽车出行的新型解决方案。根据公安部交管局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6月,我国私家车保有量达1.98亿辆,汽车驾驶人数达3.8亿人。这意味着,分时租赁市场已有规模化的“有本无车”潜在用户基础,且在不断扩大。

  因按照时长或里程数计费,分时租赁拥有较高的性价比优势也让人看好。根据易观分析,出行距离为40公里时,出租车价格是分时租赁价格的4.58倍,且出行里程越长,分时租赁价格优势越明显。此外,行驶速度越高,单公里出行成本越低。

  2016年前后,分时租赁成为共享经济的风口。2015年到2017年,行业爆发式增长。据易观统计数据,从2015年到2018年,分时租赁融资由1亿元上涨至13亿元。

  从企业类型上看,则即有来自传统车企的,也有平台型的。2017年前后,重庆力帆控股旗下的盼达用车、上汽的EVCARD以及首汽集团的Gofun,开始获得融资并占领市场。目前,EVCARD覆盖超过65个城市;GoFun已覆盖包括广州的80个城市,至今年9月底, 近70%的自营和加盟城市已实现盈利。市场第一梯队逐渐形成。

  以途歌为代表的创业运营平台也将眼光瞄准这个市场。资料显示,途歌先后获得多家投资和基金公司的资金支持。截至2018年,共完成六轮融资,共计5亿元。

  加入争夺的还有包括滴滴等网约车平台发展的短租业务,以及资本领投的汽车分时租赁平台,如蚂蚁金服领投B轮数千万美元融资的立刻出行。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共享汽车商业模式创新与投资机会深度分析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国内已注册的共享汽车企业超过400家。

  然而,狂潮过后是洗牌。去年12月,官网无法访问、办公场地人去楼空、用户押金退不出……途歌陷入“押金风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途歌累计有135条来自全国多地法院的被执行记录,其失信被执行人记录增加至26条,其中多半与用户退还1500元押金有关。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途歌出行APP母公司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已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公司。当前,途歌出行APP已停止运营。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分时租赁新注册成立公司为294家,2018年降至238家。事实上,从2017年开始,分时租赁就迎来“撤退潮”。近两年,有相当比例的中小平台业务收缩或倒闭。

  传统车企的布局也并非一路顺畅。今年6月,戴姆勒奔驰宣布旗下的car2go正式结束在重庆的运营;今年10月,有广州用户发现,打开盼达用车APP周围已无车可用。同时,成都、杭州、广州等多地的用户押金未能按时退还。

  那么,汽车分时租赁该如何转型?有分析认为,与共享单车相比,汽车分时租赁的运营成本更高,包括车辆购置成本、保险成本、运营成本以及停车成本与充电桩建设等,这决定了其重资产的运营模式。

  除了重资产运营模式亟待转型,运营效率也有待提高。根据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测算,奔驰 Smart、 北汽 EV200 和奇瑞 eQ 日使用次数分别达到 3.6 次、5.4 次和7.8 次以上才能在理论上实现盈亏平衡。当前,分时租赁汽车的日周转率普遍达不到这一水平。

  从现实来看,今年10月,GoFun出行联合产业链共同打造创新合作模式,实现由重资产模式向提供平台服务的轻资产模式的转变,这种聚焦B端、融合上下游产业链的模式,被认为或许是行业的转型方向之一。

  而易观分析认为,未来,分时租赁公司可提早抢占无人驾驶出行服务,并通过控制车辆的入口地位探索新的盈利方向。

  近日,广西财政厅、农机局印发《广西壮族自治区农机购置租赁融资贴息补助资金管理办法》,标志着广西农机购置租赁融资贴息补助项目试点工作全面展开。农机购置租赁融资贴息补助项目由自治区农机局组织管理,由试点县农机(业)局具体承担实施。

  滨海能源(000695)10月25日晚间公告,公司以五号热源厂部分设备作为标的物向兴业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兴业租赁公司”)以售后回租的融资租赁方式融资1.5亿元,期限为5年,主要用于原材料采购及流动资金贷款还款。

  于上月底刚刚获批首家科技租赁示范企业的中关村科技租赁(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关村租赁”),正式启动人才招聘计划。据了解,中关村租赁是包含中关村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在内的6家企业共同出资成立的专注于为科技型企业提供融资租赁、创投租赁、经营租赁、管理咨询服务业务的专业化科技租赁企业。

  有人撤退有人盈利 汽车分时租赁洗牌潮还没完,陷入“押金风波”的不仅是共享单车,共享汽车领域也未能幸免。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共享汽车商业模式创新与投资机会深度分析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国内已注册的共享汽车企业超过400家。